《樓下的房客》這部華語影史最大尺度的電影,等了一年之久

立即領取

最高 ¥2000 紅包 限量領取

云服務器、主機等產品通用,可疊加官網常規優惠使用 | 限時領取

大約是十年前,河馬哥還在讀高中,偶然在盜版書攤上看到了九把刀的一系列小說。

如果在華語文壇也能夠像好萊塢類型片一樣區分,有「類型作家」這一概念。

那么,作家九把刀一定是非常難以歸類的。

有著「臺灣網絡文學經典制造機」稱號的九把刀,作品涉獵題材廣泛,他喜歡在小說中探討社會學、心理學問題。

在《殺手》系列中,他就用殺手月與殺手歐陽盆栽,探討了正義與公道;而另一本被歸為「異色小說」的《陰莖》,則是表達陽具崇拜帶來的莫名焦慮。

對于大陸觀眾來說,最知名的則是近些年來改編自九把刀小說的幾部純愛電影。

 

比如:那部風靡港臺的《那些年》以及擔當監制的《等一個人咖啡》。

 

那些年VS等一個人咖啡

那些年VS等一個人咖啡

 

當然,九把刀并不是一個只會拍攝純愛電影的小清新導演——

他還熱衷于嘗試各種題材怪誕的類型片。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電影海報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電影海報

比如,筆者之前推薦的的那部《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作為導演,九把刀個人風格強烈:

在他之前參與導演或是編劇的電影作品,小說中所涉及的主題和思想內核經常會被有意識地進行夸張放大,造成一種極端反類型化的印象。

最典型的例子大概是他的新作《報告老師》中,把校園暴力和怪獸片的元素做了一種無厘頭式的結合,在黑暗壓抑的重口情節之下,卻是一出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悲劇。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電影海報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電影海報

在他最新的編劇作品《樓下的房客》則另辟蹊徑,影片選擇的則是華語電影中身為少見的暗黑奇幻風。

《樓下的房客》改編自九把刀的同名小說

 

電影充斥變態、虐殺、性愛、裸露、同志、亂倫等限制級元素,挑戰觀眾的心理承受能力。

在影片中,任達華飾演的房東造型廢柴邋遢,內心復雜。

他表面上是一個繼承出租公寓的無業游民,在東海大學附近貼起招租布告。

《樓下的房客》電影劇情

《樓下的房客》電影劇情

電影的主體故事就發生在這棟破舊的大樓當中。

他不要家世清白的乖乖牌學生、不要收支穩定的上班族、不要勤儉質樸的小家庭,他只要「正常人」——

任何符合正常定義,有混亂潛質的正常人;

能滿足他偷窺正常面具下的黑暗面的正常人。

《樓下的房客》任達華劇照

《樓下的房客》任達華劇照

因此,有家暴前科的體育老師老張、把時間耗在在網上癡迷于特異功能的宅男伯彥、已經離婚的王先生和純潔像天使的女兒王小妹、神秘冷艷的女作家穎如、同性戀者令狐和郭力、以及職場OL尤物陳小姐一起搬到了出租公寓。

《樓下的房客》電影劇照

《樓下的房客》電影劇照

八個房客,還有一個變態房東——

六個房間外加一堆秘密。

九把刀的原著小說是一部懸疑而又詭異的出租屋的故事。

 

他在小說里詳細描述了每個人的外型、特征、癖好,借助一個思想怪異的房東的主角,把每一個房客串聯成一個個恐怖的故事。

電影由任達華飾演的房東自述開始。

 

通過不同對每一個房客的偷窺串聯起諸多變態心理學的元素,涉及了一系列殺人、肢解、濫交、自瀆、亂倫、偷窺、戀物等場景,極盡黑暗和重口味之能事。

《樓下的房客》電影劇照

《樓下的房客》電影劇照

「人性潛在的可能性,使我們無法預測每個房間到底還有多少隱私。」

正如海報上所揭示的「窺盡人性七宗罪」一樣——

電影中的房客們,每個人內心都潛伏著一個惡魔,或者顯露著,或者潛藏著,這是因為沒有遇到將此激發出來的東西。

陳小姐是整棟房客的焦點,也是故事走向混亂與無序的導火線。

她被上司包養,同時又跟渴望得到自己的老張保持著男女關系,她的放縱的生活代表了人的淫欲;

《樓下的房客》電影中的陳小姐

《樓下的房客》電影中的陳小姐

老張表面上是個體育老師,但實則內心猥瑣,人面獸心。

他因為家暴而離婚,獨居生活讓他沉迷于偷窺,甚至對意淫對象陳小姐有嚴重的戀物癖。

在拿到房東刻意留給他的大樓鑰匙之后開始變得更加瘋狂,他的內心里潛藏的暴力欲導致她在混亂之中失手殺死了王小妹;

老張表面上是個體育老師,但實則內心猥瑣,人面獸心

老張表面上是個體育老師,但實則內心猥瑣,人面獸心

令狐與郭力表面上是師生,實則是一對同性戀人。

迫于社會關系以及二人身份的差別,二人之間的關系又十分脆弱。

在房東刻意的誤導之下,二人相互猜忌對方是否忠于自己的愛情,因而產生了妒忌而自相殘殺;

令狐與郭力

令狐與郭力

王先生表面是好好先生,獨自照顧女兒。

但實則內心長期處于戀女癖的壓抑狀態當中,這種畸形的父女關系是他內心一直不肯暴露出來的弱點。

他代表的是是人心打破倫理道德的底線,亂倫的欲望;

《樓下的房客》電影-王先生

《樓下的房客》電影-王先生

《樓下的房客》電影-穎如

《樓下的房客》電影-穎如

這個角色則是原著里最為復雜的設定——

表面上她純潔的如白雪,但是內心卻又充斥著弒殺的欲望。

她那純潔的外表與內心的惡念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但同時她又是房東殺人欲望的投影,這是影片最為復雜的一部分。

 

穎如就是這樣一個墮落天使,她美好的有些不真實,卻又邪惡的讓人恐懼。

她甚至有潔癖——

當她在殺人時,她會先把身上衣服褪去,換上透明的雨衣來執行。

編輯文章 ? 阿里真真電影首發站 — WordPress

編輯文章 ? 阿里真真電影首發站 — WordPress

電影中的一處細節,與其他房客那些相對豪華的房間陳設相比——

穎如的房間則帶著明顯陳舊感,這其實是與房東所居住的頂樓房間里保持一致。

當窺視到穎如殺人的過程之后,于是整棟大樓中最可怕的控制欲的代表人——

房東出現了。

一直作為電影中「上帝視角」存在的房東,他內心的欲望在發現,樓里的每個房間都裝的有攝像機,這讓他開始偷窺每一個房客的內心世界。

進而開始窺視他人的生活。

抱著一種玩樂的心態,房東給了每一個人的陰暗面展示自己的機會。

《樓下的房客》改編自九把刀的同名小說

 

他試圖通過激發其他人內心里的邪惡欲望而獲得滿足,想要通過介入別人的私生活而制造混亂進而達到控制他人的目的。

任達華飾演的房東自稱,他擁有窺盡人內心的「鑰匙」。

他可以打開房客的門,入內布局,如劇中臺詞一樣他可以輕易地「鑿開人性的盡頭」。

房東想要鑿開每個人人性的盡頭,這是罪惡的本源。

尼采說,他者即是地獄。

因為,人是依靠外界環境來定位自己的,看到種種惡,就會以為身在地獄。

在《樓下的房客》里,九把刀將整棟樓比作一個人的內心——

而在這內心中,有著許許多多的欲望與罪惡在人的日常生活中被壓抑著。

但是電影由于時長限制,導致整個故事篇幅不足。

房客之間的的關系并未交代清晰,這也削弱了其后混亂發生之時的荒誕感。

本片的導演崔震東曾是索尼音樂大中華區總裁跨行當導演。

 

初執導筒就挑戰禁忌題材,算是一種大膽的嘗試。

 

導演崔震東(右一)

導演崔震東(右一)

 

或許是出于導演本人之前的個人履歷原因,本片的配樂對電影整體的質感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

影片中將那首暗黑之極的《Gloomy Sunday》進行了重新編曲,從交響樂團配樂努力在營造一種歌劇感,只可惜電影整體氛圍的塑造和演員的表演都跟不上音樂的奇幻詭譎。

在電影中有不少重口味殺人分尸與性愛場景,但在導演的刻意處理下都帶著濃濃黑色元素,甚至是在呈現變態場面的時候都帶有一種強烈的「儀式感」。

這種例子并不少見, 日本大導演深作欣二便在《大逃殺》中著力還原的是在現代文明光環之下人類內心深處潛藏的獸性。

日本電影《大逃殺》劇照

日本電影《大逃殺》劇照

而在本片當中,導演所要極力探討的是人內心的陰暗面,或可稱之為「原罪」的一種更復雜的內心欲望。

弗洛伊德對于潛意識行為有過這樣一種判斷:

人的意識如同海水中的冰山,海水之下的潛藏的巨大山體,那就是潛意識。

 

原著小說的主題在于勾畫了人性當中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每個人心里的黑暗面,房東通過偷窺的過程,發現所有房客內心潛伏里的陰暗面。

比如:

在影片當中,房東可以通過王先生對王小妹的一個眼神,就看出內心對女兒的的欲望和罪惡感。

電影的前半段跟原作相若,整體的故事推進和敘事節奏都非常平穩,分鏡與構圖也非常考究。

電影的主主要故事基本發生在這棟相對封閉的大樓里,導演刻意強調了整棟大樓內部環境的逼仄感;

影片中最值得稱贊的是影片的視覺效果,看得出來在編導制作上的誠意,確實創造了一種詭異的奇幻感。

但遺憾的是導演畢竟是新人,掌控力并不足以支撐整個相對復雜的故事輪廓,讓影片的后半段嚴重失控,徹底毀了之前營造的懸疑和神秘感。

演員方面,任達華飾演的房東一角算是延續了自己早年「羔羊醫生」一類的形象設定,中規中矩,但相較于其他演員已經算是亮眼。

作為新人的邵雨薇飾演的穎如這個角色是不夠成功的,受制于表演,影片中并未將「一面天使一面魔鬼」的精分的感覺塑造出來。

作為電影的最大懸念,穎如這個角色其實塑造的并不成功,這對于整個電影的表現力有很大影響。

 

而李康生似乎也只能在蔡明亮的電影中得到最好的發揮——

在本片中的李康生飾演的郭力,開口說話便引人發笑。

難道真如導演所說,這就是他想要的「荒謬的反差感」,反正筆者實在不敢茍同。

回到電影本身來說,在這部主打獵奇重口的心理懸疑電影中,導演有意探索人性的黑暗面。

大多數經由文本改編的影視作品,所面臨的門檻在于從文本語言轉換到鏡頭語言的轉換。

在對原著準確把握的前提下將原著里的留白和隱喻展現在大銀幕上,這是橫亙在導演面前的難題。

 

《樓下的房客》的問題在于——

原著里極端的陰暗壓抑感和對人性欲望的深層刻畫并未通過影像表達出來,這種文本層面的缺失導致影片最后的反轉和解謎顯得幼稚淡薄。

 

必須承認的是,如果僅以對原著的影像還原度來說,電影的前半段在對原著的還原上相當準確。

但失控的是電影后半段:

 

導演強行拼湊出一個故事背景出來,沒有完全照著原著小說演繹的開放式結局,為了交代所謂的主角的動機給了故事一個全新的故事設定,但整個故事變得非常牽強。

為反轉而反轉,毫無鋪墊伏筆可言,非常突兀,也打亂了電影前半部分所營造的陰暗壓抑感。

在香港觀看本片的過程中筆者數度走神,盡管屏幕上不斷上演各種獵奇元素,但還是難以表現應有的深度。

從影院出來回到住所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河馬哥莫名想起了德國詩人波德萊爾在《惡之花》里寫過一首詩,詩里描述的是詩人從醉酒的幻景轉向直面罪惡的「花朵」。

波德萊爾自稱《惡之花》是「惡」的藝術,而不是惡的頌歌——

以文字或是影像表現現代都市的丑惡、現代文明的虛偽以及現代人精神世界的貧乏空虛。

就這個角度而言,《樓下的房客》的導演或許同樣希望在電影中表達類似的主題吧。

但縱觀全片——

只見獵奇,不見藝術。

本篇文章來源于微信公眾號: 河馬電影

快快點贊分享吧:阿里真真電影首發站 » 《樓下的房客》這部華語影史最大尺度的電影,等了一年之久

贊 (1)
新快赢481走势图合并